>
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国际象棋的故事》——请为我痴狂

- 编辑:欧洲杯威信竞猜 -

《国际象棋的故事》——请为我痴狂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8年8月29日赛事资讯李华

《国际象棋的故事》中象棋大师岑托维奇性格迟钝,寡言少语,看似头脑简单,在村里替神父打扫房间的乡下少年,却是一名国际象棋大师,他平步青云在国际象棋的世界中脱颖而出。

2017年11月16日国象资讯且思小站李华

据说是茨威格生前发表的最后一部中篇小说。
“巴兰的驴子” 比喻比主人还聪明的人,或者比喻一贯沉默寡言、突然开口抗议的人。
“在他想把一盘名棋复盘或者解决某个问题时,直接就能具体看到棋子的位置。这点瑕疵本身是微不足道的,但却暴露出他缺乏想象力,这就像音乐界一位卓越的演奏家或指挥不打开乐谱就不能演奏或指挥一样。”
“在棋桌上,岑托维奇是无与伦比的大师,可是从他离开棋盘站起身来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一个荒诞不经、近乎滑稽可笑的人物,而且无可救药。”
“向所有性格坚韧的人一样,他也根本不懂得可笑一说。”
“将他原来的犹豫不决变成了冷酷的、往往是拙劣地有意显露的趾高气扬。”
“我平生对患有各种偏执狂的人、一个心眼儿到底的人最有兴趣,因为一个人知识面越是有限,他离无限就越近;正是那些表面看来对世界不闻不问的人,在用他们的特殊材料像蚂蚁一样建造一个奇特的、独一无二的微缩世界。”
“它是古老的,却又是永远崭新的;它在布局上是机械的,不过只有通过想象才能极尽其妙;它被限制在几何形的呆板的空间里,然而在其组合上却是无限的;它是不断发展的,但有时毫无创造性的;它是得不到结果的思想,是什么也算不出的数学,是没有作品的艺术,是没有物质的建筑,尽管如此,在其存在方面却证明,它比所有的书籍和艺术作品更长久;它属于各个民族和各个时代,而且无人知晓,是哪位神灵把这种游戏带到人间来供人们消遣解闷,磨砺秉性,激励心灵的。”
用中文来形容听不懂别人说的话哈哈哈
“像虚空那样对人的心灵所产生的那种压力是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办不到的。”
“因为我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这种向自己进攻的游戏,所以便将我的愤怒,我的复仇欲望统统狂热地倾注到下棋中去。”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我下过的几百盘,或许是数千盘棋是否真正符合国际象棋的规则,会不会仅仅是一种梦里的棋,一种谵妄棋,一种谵妄游戏,做这种游戏总是像在梦里一样,许多中间阶段都跳过去了。”
“对某种东西上瘾,永远存在着危险。”
“他冷漠的目光似乎是一只攥紧的拳头。”
领悟了虚无的力量,人类怎么还能想出这么奇怪看似无力却又是杀伤力最大的惩罚方式。索性B博士找到了解脱方式,或是说他沉迷在了另一种模式的煎熬当中。
纳粹确实残忍。
哎西
这些作家真是对这些偏执个性的人格外偏爱啊 这么爱写他们
不管是象棋大师岑托维奇还是业余选手B博士还是硬要花大价钱和大师来场比赛的商人,都是些偏执的人啊。
故事结尾看着就是平淡无奇的,旅途中的一段趣事,结束了。
但B博士的心理活动之波澜壮阔,其实在第二天博弈的时候就描绘地很详尽了,暗潮汹涌。

但岑托维奇不是本篇故事中的主人公,而B博士,一个受尽牢狱精神折磨的人,是本篇的主人公,在空无的牢房,他偶然得到一本世界象棋大师的棋谱,为了打发可怕的空虚时间,他开始从0学会国际象棋,并从不断复盘,也不断调整自我,把自己分裂为黑方和白方,狂热地下盲棋。

图片 4图片 5图片 6图片 7图片 8

在这样的精神分裂中,兴奋下棋,导致自己住进了医院,在好心的大夫帮助下,他不用再回牢房,当然大夫是说的他已经神经失常,事实上,他如果再继续碰触国际象棋,他会犯病,可以说是中毒了。

《Chess Story》描写了一位曾经常年遭受纳粹迫害的B博士在一艘游轮上与当时的象棋世界冠军琴多维奇激烈对弈,导致精神分裂并迅速恢复正常的故事,整篇小说渲染了纳粹对人心灵的摧残。

在偶遇岑托维奇后,好奇心促使他帮助了和岑托维奇下棋的人,也达成了和岑托维奇下棋的协议,一场与世界国际象棋大师下棋的好戏上场。当然,毫无疑问,B博士胜利。

抛开纳粹,且思认为茨威格对棋手有着深刻的理解,并且提出了有教育意义的培养方式。他本人并不是棋手出身,但就是这样一个本应该对国际象棋不太熟悉的人,用国际象棋作为主线,刻画的两个主要人物琴多维奇和B博士实际上代表着两种棋手的培养模式。琴多维奇——“这位世界冠军无论用哪一种文字书写,哪怕只写一句话,也不能不出错,而且,像他恼怒的对手之一所刻薄地指出的,‘他在任何领域都惊人的无知’”。这是书中对这位世界冠军的描写,鲜明地指出出琴多维奇在国际象棋领域天才的一面。天才有独特的培养方式,茨威格成功的让这个“无知”的琴多维奇以自己唯一的天赋——在真正接触国际象棋半年以后,站在了世界的顶端。书中写的虽然略显极端,但这确实是一种天才加机遇的培养棋手的模式,他可能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去练习就能达到普通人望尘莫及的高度。这类人毕竟是极少数,但出现一个就能成为这个领域里的奇才。

在岑托维奇提议下,继续下第二盘,这个时候,由于兴奋,B博士已经出现癫狂的状态,幸亏作者的提醒,让他终止了第二盘棋。对,以后,他是绝不能再碰国际象棋了。

茨威格实际上推崇的是第二类棋手,即B博士——“我对象棋(即国际象棋)是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在一间和外界严密隔绝的空房间里,一直持续了7个月,我日复一日地把书上的一百五十盘棋照着棋谱有系统地下了一盘又下一盘,每盘棋都下了二三十遍之后,我不得不自己发明一些新的棋局以代替旧的棋局。我不得不设法和我自己下棋,或者说得更精确些,把我自己当作对手”。

故事结束,读后意味深长,B博士对国际象棋的痴狂是在特定背景下造就的,为了不让精神陷入空白的虚无恐惧中,他意外进入国际象棋的痴狂境地,进而痴狂到病态。

大家可以看到B博士成才的方法——就是日复一日不断地刻苦练习,这也是绝大部分棋手的成才模式。书中并没有说B博士有国际象棋领域的天赋,但他拥有坚韧不拔的品格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击败有天赋的世界冠军琴多维奇,成为一部励志传奇。

如果我们对一个事情不能把握一个度,是不是也会进入病态的漩涡。毫无疑问,答案是肯定的。

当然,茨威格也指出了两种棋手所存在的缺陷,这在今天看来仍然是广泛存在的。像琴多维奇类型的棋手往往伴随着的却是在性格和生活方面的格格不入,比如他们需要独处的时间和空间,并不能适应校园里面的生活;纷繁喧嚣的闹市始终是他们禁足的场所;人情世故更是他们希望抛开的杂事,似乎除了下棋没有什么是他们在意的东西。而对于B博士,虽然茨威格推崇他获得成绩的方法是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但其实是非常厌恶这种训练环境带给人的心理和精神摧残的,类似于现在学生们的“题海战术”,运动员们的超负荷大运动量重复型训练,效果明显但也会引起各种负面情绪产生。

在“度”的范围内,痴狂并不是件坏事,毕竟只有痴狂才会让人精进,也只有痴狂才可以让人有所成就。

现在有了科学训练法的产生,能够在提升效果的同时尽量减小负能量的产生。但生活在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中期,并且饱经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迫害的、非棋手出身的茨威格能看到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要知道国际象棋在当时的欧洲也只是刚兴起不久,只经历过斯坦尼茨、拉斯克、卡帕布兰卡和阿廖欣四位世界冠军,群众基础还不稳定。能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保持对国际象棋的关注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研究出一套培养棋手的理论方法以及对棋手的深刻理解。因此,且思认为茨威格的生平和经历是深入接触过国际象棋的,虽然他留给世人的印象更多的是以小说家、诗人和作家的身份,但我更想说他可能是一位国际象棋棋手训练的理论者和研究者。

在“度”的范围外,很遗憾,痴狂真的是件坏事,痴狂于繁杂琐事中,能量自然消耗而去。痴狂于怨恨中,疾病就会积累于身体中。

 

现在,我需要痴狂于输入和输出,因为我感受到时间从我身上走掉,他们走的很快,我根本无能为力,很无奈,所以我愿意痴狂于输入和输出。

最后以茨威格《Chess Story》里的话作为结束:“在人们发明的各种游戏中只有这一种游戏,它的胜负不取决于任何刁钻的偶然性,它只给智慧戴上桂冠,或者确切些说,它只给智力天赋的一种特殊形式戴上桂冠。但是把下象棋(即国际象棋)说成是一种‘游戏’,这难道不是对它进行了一种侮辱性的限制吗?它不也是一种科学,一种艺术吗?一种介乎这二者之间飘浮不定的东西,就像穆罕默德的棺材介乎天地之间一样。一种包含着各种矛盾的独一无二的混合物:这种游戏既是古老的,又永远是新颖的;其基础是机械的,但只有靠想像力才能使之发挥作用;它被呆板的几何空间所限制,而同时它的组合方式又是无限的;它是不断发展的,可又完全是没有成果的;它是没有结果的思想,没有答案的数学,没有作品的艺术,没有物质的建筑。”

时间也来为我痴狂吧,我会用生命的点滴来吸引你。

文章转载仅用于非赢利性学术交流与讨论,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或修改相关内容。

转载文章来自且思小站公众号,文: 穆依雨    编辑 : 盐巴巴    图片来源 : 网络

本文由综合体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国际象棋的故事》——请为我痴狂